Tinko

@Tinko2年前

2017-05-03
02:03
Tinkoの日常

于风暴2.0之后,一些无关紧要的随想

早在星际2虫群之心时期,就已经在开始关注BLIZZARD DOTA。然后跟着时间推移,高中毕业进入大学,风暴登录国服,再到现在2.0,仿佛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从网易CC10给大业出谋划策,到时空杯第一次采用汉化版OB插件,再到黄金联赛,雷锋杯,现在的竹笋杯,一路走过来也算是见证了这个游戏前期的成长。

说实话,我在高中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我可能会跟某一款游戏有很深的联系。家庭气氛和山区的社会环境弥漫着一股“游戏就是误人子弟”的味道。在这样的环境下,即便是大学期间暑假回家打打星际剧情,总也免不了被说上几句。然而也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我却也逐渐与这样一款在小县城几乎从来没人听说过这款游戏的状态下开始了一系列我自己都想象不到的事情。

2015年初,时空杯第一届,开赛前一天,当时正在CC10直播的饭饭很高兴地跟我说,汉化版插件已经送到游戏风云的老杨手里了,明天比赛就用。第二天的时空杯正赛,也是饭饭随口提了一句“有个叫Tinko的水友帮我们做了下汉化”——那是我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被人提及。

那之后不过数日,通过在Twitter上嘘寒问暖,Ahli也跟我互fo了,而我的简繁中文翻译条目也正式被他收录内置到了他的UI。往后版本更新,也帮忙测测bug改改样式,名字也被写入了Credit,成为协作者一员。

不久之后便迎来了黄金风暴联赛,在当初内置观战界面信息量接近于0的年代,网易暴雪还是选择了定制。其实按理来说,星际和风暴的底层引擎在当时还没有划分支,他们应该也能想到去联系地精研究所,但是不知道为何还是联系到我。不管怎么说,这也是开始了我与这款游戏的官方赛事的交集。而当初我在CC10一直帮忙给做跟班小管家的那个主播,大业,有一次到了黄金赛的线下场馆,犹豫再三,终究没有决定坐上解说台。我不知道如果他当初坐上解说台之后会与今天的他有什么区别,但这一切,仿佛冥冥中自有安排。

大业在逐渐淡出风暴主播角色之后,我便开始与其他风暴解说接触,但是仍然很有局限性,毕竟官方赛事是大头,所以接触的人和事都跟官方赛事关系密切。直到2015年末,暴雪更新了风暴内置的OB UI,我才开始正式地与其它渠道的解说和主播有一定的接触。同年的CSL华北总决赛,地点设在北航体育馆,反正就隔着条四环路,我也过去看了看,当然最主要的嘛,还是跟QQQ勾搭上了,当天比赛也用了Ahli新的UI,为了方便QQQ解说我毫不要脸地上去做了OB。从来也没看过QQQ直播,那次是我第一次听他解说,却没想到也是到目前为止的最后一次。

到了2016年,暴雪内置观战UI维护不力,而游戏相关UI又频繁更改,导致观战UI问题频出,于是在网易暴雪的要求下,继续在为黄金联赛提供不更改界面只修复bug的UI,而定制化的UI则是交给了雷锋杯。而与雷锋杯接触,也是在WCA2015之后第一次正式与三宝接触。三宝对于游戏内部技术利用的渴望和当时我有想法却受制于官方赛事要求而无法实现的处境一拍即合,甚至当天三宝还在直播中全程直播雷锋杯新版OB界面上线。

2017年初,在上海寻求工作机会失败之后,那几天也是辛苦了糖水莲心和她的小伙伴们带我在魔都散心玩耍。而闲暇时间也不忘了去考虑下日后的事情。总的来说,被这番对待心灰意冷也在所难免,于是我决定推掉一部分关于这个游戏的事情。目前我的状态是在做毕业设计,而做完毕业设计之后则是决定在学校多呆一年,因为这个毕业设计实际上是给学校用的一套软件,决定留下来做一下交接工作。至于现在的竹笋杯全新的OB UI,我是觉得,难得有三宝这样跟我在技术上产生共鸣的,我当然也希望他做比赛能做的更轻松一点。从雷锋杯就带过来的队名比分和左下角赞助商广告轮换,再到现在竹笋杯的开场信息板和任务天赋提示,我希望无论是谁,都能过得更好。

风暴喂鸡和其他几个项目,本来计划是跟糖水莲心一起做一些有意义也有意思的事情,但是突遭变故,于是我放弃了主导地位。这几个项目也就权当是继续练习敲代码啦,毕竟我不是个喜欢半途而废的人。

最后说到,之所以决定暂离风暴,并不是说什么迁怒风暴,或者看到这些东西触景生情,毕竟我一个码农活了20多年到现在连一次恋爱都没谈过还没有一个女朋友,情商如此之低足以证明触景生情什么的对我来说真的不存在。只是因为前期投入时间过多,我需要挪回一些时间留给我自己私人用途,希望在看这篇文的各位不要太过担心。即便自己暂离风暴不再进行游戏,但是只要是在观战界面上有需求的,可以随时叫我帮忙(只不过莽夫语录观众怕是要被鸽喽)

感谢一路上支持和喜欢这套观战界面的观众

感谢三宝Joy牙牙钱美美等提出过建议的主播

感谢在美服A测开始一直带我飞到国服B测的大业饭饭和软软

感谢网易暴雪当年没有嫌弃我技术不够格而是连续使用了足足两年的观战界面以及在国际大赛世俱杯上将BP系统开发交给我一个人

感谢糖水莲心和这一票污的不要不要的小(si)伙(ji)伴(lao)那几天带我在魔都各处闲逛散心

感谢所有曾经在B站给我砸过硬币的姥爷们和在NGA以及微博私信鼓励我的一众水友们

2018.8

坟头枢纽大门口

我们老地方见。

于风暴2.0之后,一些无关紧要的随想